? 冠赢彩票骗局揭秘
首頁
關于我們

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愿普救含靈之苦

科技攻略
產品展臺
投資者關系
綜合資訊
人力資源
用藥反饋
企業簡報
聯系我們
  • 首頁 大美西藏 我與西藏

    工布夕照(組詩)
    發布日期:2017-04-19 來源:王江濱 瀏覽:1923

    1、殘碉遺址

    還能看見矗立的石碉

    但它沉默得近乎固執

    導游詞中用了三次“也許”二字

    那是一些不需要記載和流傳的章節

    一頁丟失的記憶

    便再也無從找回

    歲月太久遠

    對于碉樓的存在

    就只看作一種殘留的勞動紀念

    總算有位喜歡刨根問底的詩人

    在石縫中再三解讀其中的故事

    執拗的身影

    有幾分象牦牛臥崗的形態

    石縫們寬窄不勻

    或張開大嘴  只是無所指的嗚哦

    或閉緊嘴唇一聲不發

    唯一可獲的

    就是聽見濤聲依舊

    無法還原的章節

    以碎片的姿勢  帶走詩人的理解

    擅長狩獵的族群已把工布響箭

    當作男人的競技

    也不在乎犧牲在征戰的廝殺里

    但一定要在最后時刻

    流出得意的一笑

    出征的儀式

    是把家鄉的好東西

    最后再看一眼

    出征的路線是沿著尼洋河逆行而去

    每處曾經修筑碉樓的山崗

    都留著一片對家鄉的喊話

    也留下對一地死傷的凝視

    弓箭手

    將皮囊中的酒一口喝盡

    敲下一顆亡敵的牙齒揣進懷里

    然后在夕煙中

    掩埋了回家的路

    這種故事

    大都沒有一個完整收尾

    不如把猜想

    編織得盡量安慰些

    新的家園是已重新吐穗的青稞地

    躺在地里

    可以不去想嘶鳴的瘸馬

    可以摟著亡敵的女兒

    一起數星星

    因為部落戰爭的弓箭還沒長出新芽

    這里的藏歷年照例又要提前

    年話篝火通明

    年飯席地而坐

    偶有犬吠搖蕩星光  藏歷年很冷

    索橋剛剛修過

    經幡隨風飄舞

    姐妹倆從同一個丈夫手上接過相同的綠松石

    兄弟倆從同一個妻子手上接過不同的藥香囊

    這故事充滿凄美

    當地人往往掐頭去尾

    男孩的成長  總有一粒種子跟著吐芽

    埡口有個日子讓他心領神會

    他不愿象祖輩一樣站成瑪尼堆姿勢

    有了屬于自己的腰刀就已壯志在胸

    山崗上的眺望

    依照陽具的形狀擺出唯一心愿

    大碗大碗的英雄故事

    斷斷續續流進了血管

    雖然會醉了又醉  卻一定不會倒下

    ……藏族的人名里  同名很普遍

    喊一聲卓瑪

    既有普姆

    也有阿佳拉

    叫一聲加措   老的少的站起一群

    叫加措的男孩是否與碉樓有關

    仍然是“也許”這個詞

    躲過所有疑問

    年年四五月后

    河道中不成規則的洲坪略加改動

    河水

    從并不遙遠的雪線繞道而來

    浪花鄉音依舊

    卻從不提到所有未歸的男人

    何況水葬的習俗

    把人在茂密原野的堅持

    詮釋成流水中一卷細浪

    山秀水清處

    風之手一向輕描淡寫

    2、日子

    雨季里的豐沛已十分隨意

    早早晚晚總有一些荷爾蒙

    意味深長的云集在半山腰

    這里是工布部落的繁衍地

    也有一些門巴族和洛巴族

    彼此間隔著雨簾早已熟識

    云朵的移動往往一見鐘情

    不必三去四回

    無須繁縟末節

    濕漉漉的方言輕輕的一擰

    淅淅瀝瀝的聲音都已聽懂

    溪流的姿勢從未經過排練

    到了陡坡或者斷崖

    便會不假思索地咆哮而去

    經過草澤時  卻是那么婉約那么柔美

    濕地象一面面鏡子

    無論折射或者逆光

    夕照的暈環勾勒出誘人的幻想

    也許就在一個牛羊暮歸的途中

    水溝有意無意的蜿蜒流進密蒿

    洗浴成為故意給偷窺者的美味

    遠遠近近的猜想已經云淡風輕

    之后的歌聲一定有了確切所指

    歌詞大意很直白——

    姑娘躲在樹上不下來

    小伙在樹下一直等候

    姑娘把舊鞋子跑丟了

    小伙答應給她買新的

    午夜的篝火一直燃著

    鍋莊舞姿剛剛歇下來

    藏刀削去初戀的膽怯

    烤羊肉切成一片耳語

    年輕多好啊  扎西的梨木刀柄上

    刻著只有自己能看懂的姑娘名字

    默許無需思考和停頓

    樹藤深處無聲無息  央珍今年十九歲

    尼洋河從米拉山到雅魯藏布大峽谷口

    一定想不起

    不久前還是一股涓涓細流

    工布王留下的遺產里

    箭靶的榮譽年年都有新的炫技

    種植業在村與村之間你來我往

    桃色遍布已成了春播前的節日

    遠方來的藥材小販迷上了工布情歌

    “三口一杯”把雅安、康定、林芝

    連成“三杯一口”

    之后一醉就是兩夜

    醒來時  身上的衣著煥然一新

    身邊擺著一堆藏銀打制的器具

    誰還會拒絕幸福的錯誤

    入秋的晨風進了櫟樹林

    濃蔭深處已經松茸朵朵

    峽谷口外一片敞亮

    獐居澤  麝居山

    獐麝一詞已經沒有誰去區分彼此

    如果不說破  以為就是一體倆名

    也有一些一定不說破的秘密

    阿佳拉的大哥當了多年舅舅

    至今一直還不知妹夫該是誰

    木屋頂上壓板石是誰放上去

    又是誰在屋后面挖了排水溝

    從來沒人問過

    木屋走出的不是原來的主人

    之后  有了新圍的柵欄

    柴垛堆滿房前屋后角落

    馬匹的數量不必太多

    分別取了跟兒女一模一樣的名字

    于是每次呼喚都一定會成雙成對

    尼洋河轉著圈還是去年的模樣

    湍流們一去不回卻象從未離開

    村子一天天長大

    并且越來越茁壯

    有了四鄰相伴的年年歲歲  藏雞飛來飛去

    有了春天放牧和秋天采藥  藏豬房前屋后

    陌生客一年比一年更多了

    桑布大哥的身板仍然硬朗

    一邊晾曬著藥材

    一邊估算著買賣

    卓瑪的織技已經漸漸漲價

    不論卡墊大小都栓上標記

    茶馬古道就象一根綠絲線

    纏繞在川滇藏的馬隊當中

    可以想象  商客大都長得一樣

    所不同的是

    壓制的磚茶與竹篾包住的老茶

    價格差遠了

    舉起酒杯的姿勢里

    東面精于算計

    西面很顯闊綽

    茶馬古道的買賣

    都選在尼洋河畔  一些康巴漢子們

    扛來粗放的商業  帶走精細的女人

    宴席總是酩酊大醉

    也會有些殘剩銀兩

    喂了尼洋河里的魚

    茶馬古道

    本可以往拉薩繼續綿延

    咋的忽然咔嚓一下

    只在河畔留下日漸消瘦的古鎮遺址

    在山和山……和山的距離中

    滑索  或者鐵匠打造的橋鏈

    不只有過往的祭儀

    響箭穿過的那一刻

    深林一起振臂歡呼

    剛從色季拉山彎彎曲曲走下來

    就見到望果節迎面而來

    所有的田陌

    都被竹筆流利地寫進很多文字

    阿佳拉在節日的色彩中

    一眼認出年輕時的自己

    當然  她的女兒比她更年輕

    母女倆不知耳語了些啥

    裙擺雙雙笑得小馬駒跟在后面撒歡

    3、尼洋河游影

    經過了尼洋河的源頭到江河交匯口

    漸漸逆光  背包客有遠有近

    象垂懸在斷壁的藤蔓

    牽掛著謎一樣的際遇

    黑頸鶴行走的步態總是那么優雅

    馬兒在濕地里

    每次有人與之合影后  牠都會甩甩頭

    河谷里總有一些漩渦不肯遠去

    雅魯藏布大峽谷

    之所以有著名“S”和“U”形大拐彎

    未必不是一種對尼洋河畔的依依回頭

    遠方經久彌新的種種故事

    每聽一回

    都與之前的說法有些不同

    南迦巴瓦的峰影  象三枚箭鏃指向深空

    不是誰都有緣目睹  驚訝間它已經消失

    經過阿佳拉的順手一指

    就到了可以歇息的寺院

    年輕的喇嘛順著我的提問

    望一眼房檐上塑立的山羊

    雙手合十念出感恩的句子

    雖不能聽懂

    也能猜到個大概

    羊奶哺育的民族歷史延續

    可與宗教釋義的親切融合

    難怪有那么多人對它癡迷

    相比下

    所有中小學課本里的句子

    簡直就是一堆塑料品垃圾

    生命繁衍的教義很直截了當

    赤裸裸中裹著游紋般的經絡

    就象射進密林的光束

    不問緣由的  到來和遠去

    近乎荒誕的生殖器膜拜

    任憑風吹日曬  依然傲立如初

    仿佛一種宣誓

    永遠不會陽痿

    抑或

    歲月的肉身中永遠燃燒的靈魂

    夸張的木雕女性標志

    讓一位時髦的城市妞兒開始羞澀

    偷偷一張自拍后  忽然很有思想

    川藏公路上的早早晚晚

    總會出現一個第三人稱

    在彎道處

    貌似氣壯山河

    騎游者們

    晴一陣雨一陣的出現和消失

    褲襠任勞任怨的

    將疼痛堅持到不得不歇息的下一個路口

    尼洋河的浪花

    很奇怪的看著著他們的行程

    4、巴松錯的魚

    山崗上時不時有些碎石自己滾下來

    青藏高原總是這樣  習慣自言自語

    這種習慣往往引出一些故事

    當年   佛祖衣帶上

    掉下的的一枚雨花石紐扣

    堵在巴河當中

    漸漸就有了神湖巴松錯

    難怪

    這個浮在水中的空心島

    既不和四周相連

    也不與地底有任何瓜葛

    卻能穩穩的

    保持自己的平衡

    ——就象一個漂亮的生詞

    讓人靜靜地思考造句問題

    湖中島坪雖然并不大

    卻有不計其數的人絡繹不絕

    去拾讀“字母樹”落葉背后

    各自前生的模樣

    生殖器雕象不遠處

    “桃抱松”的熱擁從不避諱別人的評議

    就象湖中的雪山倒影

    就象四周的層林盡染

    就象湖對岸那個

    被比喻為女人陰穴的“求子洞”

    必須伸手摸到它的深處

    祈愿才能延伸長長的安慰

    生命本身就是一朵迎風綻放的鮮花

    透明的靈魂從不需要掩飾

    通往小島的渡船

    只是三塊厚厚的木板

    一根鐵鏈

    拉來祈福的心愿

    送走生命的過往

    只有讀懂自己的前世今生

    也就不必為離世而感恐懼

    水葬臺  就是一塊凸凹太久的石頭

    沒有任何別的寓意

    無非是另一個碼頭罷了

    夜深人靜中

    魚兒一陣一陣的

    興奮得嘩嘩啦啦引來繁星滿天

    巴松錯的細鱗魚  從未被人捕撈過

    巴松錯春秋不同的色澤

    走近一看都一樣

    從容的細浪遇見誰都那么和藹可親

    人們來到巴松錯

    不圖別的

    就想看看這一泓未被污染的清澈

    有位游客自言自語地說:

    幸好老天把它放在這里

    要在其它地方   不知變成啥樣了

    關于工布藏區的部分注釋:

    ◆工布藏區,主要包括現在林芝地區的工布江達、林芝、米林縣這一片,屬于高山峽谷地帶,動植物生物資源十分豐富,被譽為“西藏的江南”,這一帶的人口,以藏族居多,也有門巴族、珞巴族。這里有大片的原始森林,當地原住民擅長狩獵。歷史上,由于部落間征戰的原因,工布藏王決定將藏歷年提前到頭年的十一月前后,這一習慣在民間延續下來。

    ◆一些偏遠地方,有兄弟同娶一女為妻,也有姐妹同嫁一男為夫的歷史民俗。

    ◆這里的一些宗教文化習俗也很特別,有的寺廟里,至今仍有木頭制成的男女生殖器,作為一種膜拜,大大方方豎立在門口,大概與將人的生命繁衍作為至高無上的崇仰等寓意有聯系。

    ◆南迦巴瓦峰,西藏最著名的山峰之一,堪稱中國最美山峰。主峰頂很象“箭鏃”,由于長時間被云霧遮蔽,現身時間往往不會長久,有時只出現半個小時就隱沒在云霧里。

    ◆“三口一杯”,西藏多數地方的敬酒習慣。

    ◆“普姆”、“阿佳拉”,藏語里分別為姑娘和大姐大嫂的稱呼。

    ◆詩中提到的尼洋河,源于拉薩到林芝之間的米拉山口,由一股涓涓細流開始,一路有來自各個山埡的雪水匯入,尼洋河總長兩百多公里,匯入雅魯藏布大峽谷。

    相關新聞

    12條記錄
    ? 藏藥|中成藥|生物制藥 - 西藏諾迪康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西藏諾迪康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2016-2025,All Rights Reserved

    經營許可證編號:川B2-20040155 備案序號:蜀ICP備17034941號  藏公網安備 54010202000089號

    地址:西藏拉薩市北京中路93號 郵編:850000 電話: 0891-6764272 傳真: 0891-6764272

    網站技術服務:西藏諾迪康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信息部

    江西多乐彩近20期结果